小小爱意 不成敬意

《Recover》repo

一点就点了个天然虐的梗。
起初跟一刻提这个设定时,没有想到会收到一个这么对味的故事。一刻是一个把虐讲到让我甘心吃下去甚至还想再吃点后续的人。

recover里通篇弥漫的无奈惆怅,在佐助的酒杯,和鸣人的双目里浮沉。故事从一声不知该如何同时安放欣喜和悲哀的“佐助......!?”正式开始,调酒师宇智波佐助的生活里除了摆放整齐的口杯和口感适宜的牛奶与面包以外,从此便多了一个人。

确切来说是两个。

故事里的两人,在相遇前各是你我,相遇后是什么呢?是你我他。鸣人,佐助,和佐助。

又好像依旧只是“你我”。我喜欢这种层层加码的叙述方式,文里没有一丝一毫为写酸楚而酸楚,也完全不狗血,但全文虐的质感潜移默化地滋长在每一个场景的设计里,并在某个特别的情节里让你理所当然地就开始难过。人物的情绪有条不紊地递进着,像文里的酒一样,由低度数愈来愈浓,到最后结尾时,仿佛结束了一场刻骨的宿醉。

不得不提酒吧illusion。幻象。(我最近真是越来越爱你取名的方式了)刚开始看还没意识到,越到后来越觉得这双关棒到不行。整个故事都围绕着这个酒吧,整个故事都有一个看不见的幻影存在于鸣人脑海,横亘在他与新佐助之间。这也是全文最大的虐点所在。你爱的人携着你们共有的甜蜜记忆一去不复返,却留给你一个一无所知的躯壳。而这个躯壳,却最是无辜。这也是我接下来我要疯狂表白的一处:情绪。

这篇文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情绪”。两个人不同的情绪。这篇文的终点也是在写如何把两种不同的情绪带到同一个方向上然后让它发酵。
最心疼的也是这些情绪。

如果说找不回佐助的鸣人,痛苦是必然的,那么调酒师佐则根本不需要如此,他完全可以选择置身事外,可是他还是把自己全部都搭进去了。最可怕的是搭进去后发现,自己嫉妒的对象就是另一个无法被取代的自己。

【他开始变着花样调制研究出来的新品,推到对方面前,观察他喝下去之后的微妙反应,借此推断他喜欢还是讨厌。喝LA Iced Tea的时候眉间的蹙起,与Aviation[2]时轻微上扬的眼角眉梢,即使什么也不说,佐助也能够感知到那种清晰的情绪波动。佐助察觉到对方经常长时间的将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但当他转过头去捕捉那视线时,又总会发现对方像是沉思般垂着头,不露一点破绽。佐助不确定那一刻内心隐隐烦躁的感受是什么。直到有一次,他刻意将Martini的Vodka换成了57度——看着对方喝完,金色的头颅不由自主地倒向了正前方,那种不受控制的焦躁才稍稍得以缓解。
“佐助……”
从第一次见面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过的名字,重新出现在对方口中。
这很蠢,非常愚蠢,佐助想着,一面在倾倒着一杯Rose Marry的同时被胸口的嫉妒刺伤。可笑的是他连嫉妒的对象是谁都不知道。也许是对方口中的那个和自己同名的”佐助“,也许是对方透过自己看的不知哪个人。也许,仅仅只是对方呼唤那个名字时倾注的情感。】

如果说以上细节会让我生出同情,那么下面的片段则让我彻彻底底地难受。心疼这么努力地,期望得到属于鸣人的回应的佐助。哪怕代价是用另外一个自己来取悦。

【他以为自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在对方无意间流露出的对过去眷恋的眼神下,二十六年空乏的记忆仿佛无所遁形,灼烧着他的肺腑。佐助迫切地吸收着一切从对方的肢体、语言、神态传递出来的信息,存入磁盘的进度条飞快的闪烁着,一遍又一遍。他想着对方口中的另一个“佐助”,目无下尘,桀骜不驯,又同时脆弱敏感,内敛温柔,金发男人记忆里的这个人,几乎就像是立体地站在他的面前。他记得几乎所有的细节:他喜欢的,讨厌的,接纳的,抗拒的,经历过的,受折磨的,享受着的,纠缠不休的——佐助就像是在阅读一本用深情写就的人物传记。
乃至于舞台剧本。
他甚至下意识地模仿起了那个“佐助”的口吻和神情,想如果是那个人心理会是怎样的波动。他一面在内心里描摹着对方渴望的那个样子,一面演绎出了一个“真正”的“宇智波佐助”。
“呵……你这么喜欢我啊,吊车尾的。”他忽然说。】

是不是很讽刺。而接下来,作者也让我们一起目睹了佐助是如何感受到这种讽刺的全过程。

【然后见对方(鸣人)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一阵慌乱过后,又露出自嘲的神情,移开了视线。看到那自伤的神情,佐助手足无措地想要做点什么去弥补——他下意识想如果是那个“佐助”会怎样做,这样想的同时又恍然意识到,如果是那个“佐助”在这里的话,那透明的蓝眸中,或许根本不会流露出这样的神情吧。】

穿插一个很棒的佐内心独白。

【这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就像那个男人第一次走进Illusion,独角戏就此上演。他可能充其量是个临时路过的群众演员,却赶上了鸡腿加盒饭。】

作为旁观者的我,难以言喻,触动至极。
如果只是单看调酒师佐这条线,我一点都不怕说这个佐助非常讨我喜欢,巨tm心疼这孩子。他承载着逝者和生者的悲重生,却拥有只属于自己的寄托而降临,我在读时完全不会觉得我是在看一枚复制品。也完全不存在谁取代谁的问题。我天,佐助取代佐助,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他是佐助吗?是的。他不是佐助吗?不是。
他作为调酒师佐继续活在这世上,而不再是警察佐。他的回忆里没有鸣人却小心翼翼地从第一天相遇时便认真地喜欢着鸣人。他可能现在还无法说出“请你一定要照顾好漩涡鸣人,他很重要”这样的话,但是那他妈又怎样,宇智波佐助唯一能托付与信任的人,只有他,必须是他。
只有佐助,才会把鸣人放心地交给佐助。
这种解不开理更乱的宿命感。让我又想哭又想给出万般期待。
鸣人的感情变化其实是本文最重要的突破点,容易写出彩也容易写崩。很明显一刻给我的感受是属于前者。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优秀写手。鸣人从见到调酒师佐后就一直沉湎于过去,不停地去illusion喝酒,一次次面对着佐助去怀念佐助。


【明明清楚地知道自己所知的宇智波佐助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面对这相似的驱壳时,还是会涌上难以言喻的不可抗拒。鸣人为自己的不作为感到羞耻和愧疚,就好像是背叛了记忆里的自己的爱人一样,但与此同时又隐隐觉得,如果这世界上还有谁能够与自己共有这些与佐助的记忆,也只有这个人了。】

但是感谢一刻最终写出了我的期待。我看到鸣人一步步在动摇。以至于到最后当得到录像的佐助拉着他奔跑,他心里想的也只有拉着他手的人造人了。非常温暖又虐心的一个桥段。动摇的种种过程描写得不要太好,我尖叫!!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真正注意过他,作为一个“人”,而不是和佐助有关的”人造人“。他记起自己从不重复的饮品,也记起对方总是在他尚未开口便自作主张地推一杯什么过来——他从没有真正注意过他做了什么,会做什么,也不曾在意他的感受,他的想法。他从来只会想如果是佐助还活着的话……
他在那个晚上,以这样毫不自知的方式,伤害了他。想到这,他来这里笃定心情突然就忐忑起来。他迫切地想做点什么弥补。】

【被那双眼睛看过来的一瞬间,鸣人惊惶地垂下了视线。他不知道自己在闪躲什么,可能既害怕着对方无动于衷的表情,又害怕着自己再度流露出让对方受伤的神情。他漫无目的的扫过酒单上一行行的条目,脑子里却浮现的是他进Illusion的那一刻,吸引他目光的那道颀长的身影,那个专注而又认真的侧脸。他还在慌慌张张地研究有哪个品名可以真的映入自己的眼中时,一杯蓝色的特调盛在鸡尾酒杯里,出现在他低垂的视野里。
他惊讶地抬头看了对方一眼,不知为何对忽然拉开的距离感到了微妙的沮丧。他默默啜了一口杯中的饮料,温和的甜味混和着酒精与酸涩的气泡,从舌尖滚过留下来的清淡的苦味,过了一阵某种香甜又透过余味荡涤在唇齿间。他细细的,缓慢的,体会着这有着复杂层次的味觉之旅,隐隐约约的,从中读到了一点对方的心情。他不知道自己当时脸上露出了怎样的表情,但那之后对方的反应令他的心脏就像是被人用手捏了一下似的,痛楚像参天古木,拔地而起。那种从未在过去的佐助身上看到的不知所措,像寒冬三月倒浇下来的一盆冷水,让他清醒地意识到在“Illusion”发生的,完全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执着于找回已死的宇智波佐助,只会让眼前的这个人因为自己的一厢情愿而“死去”。
就像小岛田。】

【鸣人终于彻底地意识到这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将会喜欢上完全不同的人,将会有完全不同的人生——而这一切将不再和自己有关。有什么炽热的东西从他的眼框滑落,掉进了所剩无几的蓝色液体里。
“谢谢你,”鸣人最后说,努力咽下快要涌上来的酸楚,“我真的很喜欢你……的酒。”】

揭露一个作者机灵百分百的小trick:伊邪那岐与伊邪那美:

【新闻里有关人权法案的议案陷入胶着,网络上“清除计划”却已然形成一股浪潮。越来越多的所谓“伊邪那美”的产物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这是每个路人甲都在议论的话题,却没有人真正知道事件的发展走向。逐渐的,可以匿名举报的对象锐减,公众关注的焦点转向了“伊邪那美”的技术,还有与之有一字之差的传闻中的“伊邪纳岐”,人们八卦着可能的政治内幕,与人权法案的政治倾向。一则“某知名艺术家自杀身亡”的消息,也湮灭在沸反盈天的生物技术的新闻报道中。】


【他忍不住想在这个人纯然安稳的外表下,是否也有一个催动兽欲的芯片随时可能会将“宇智波佐助”的外壳变得面目全非。他甚至憎恨着名叫”伊邪那美“的不论是什么,以这样的方式将”宇智波佐助“带回;然而,他又某种程度的自私地感激着那个签字同意的人——他从未想过佐助能够活着回来,回到他的生活里,回到他的视野之内。极端的两种感觉令他的心脏痛得仿佛就要裂开:每当他坐在Illusion的吧台,看着那双曾经抚过他的身体的纤长的手指擦洗着成排的玻璃杯,想要抓住那双手的念头和想要让这个人彻底消失的念头一样强烈。】


“我,宇智波佐助,在已知悉所有后遗症包括失忆的前提下,决定执行‘伊邪纳岐’计划。这段影片,是为了留给醒来后没有任何记忆的我而录制的。如果你现在已经醒过来了,看到了这段影像,请记得一件事,只有这件事至关重要——我之所以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活下去,是为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漩涡鸣人。请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顾他。”】

  文里还有多处暗示了佐助其实不是鸣人所认为的sex robot。鸣人纠结于为何要以这种形式活着的佐助,其实不属于“伊邪那美”产物。
(此处应有掌声!


看到佐助最后一句嘱托时真的没忍住泪目了。

最后,必须给全文最甜段落打一百次call啊,什么叫玻璃渣里吃到糖,大概就是如此了,而且感觉是薄荷糖,其浪漫浓度令人窒息。

【也是这样的月夜,月光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冲刷着砂砾海滩的簌簌的潮水声此起彼伏,像是缱绻的摇篮曲。他们为了赶上第二天的日出于凌晨时分在海滩上静静等待着,低声聊天。有那么一刻,剔透的月光下,佐助平静的侧脸像是带有某种魔力般,吸引着他倾身过去,将那肩膀之间不到一拳的距离缩到最短。
炽热的鼻息纠缠在一起,近到失焦的距离下,唯有那浅粉色的嘴唇清晰到每到细小的纹路都可以看见,鸣人记得自己停在这个距离很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以后,佐助轻轻抬了抬下巴,完成了这个初吻。】


希望结局以后的他们,都能给予彼此一次新的生命。
太爱这文,也太爱他们了。
谢谢我刻。
@一刻刻刻刻 

评论
热度(11)

© 鸡腿贤三 | Powered by LOFTER